希望能给到同样草根出身,还处在水生火热中的年轻设计师们一点点启发。收录于国家级学术期刊《设计》,2020年7月下半月刊146P-149P,四版整。

2020年7月下半月刊146P-149P,四版整。

文Text_陈琛     图Photo. 曾岭

 

 

关于《设计》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物号:CN 11-5127/TB

国际标准连续出版物号:ISSN 1003-0069

国内邮发代号:80-636

主管: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主办:中国工业设计协会

出版单位:《设计》杂志社

社 长:李英杰

总 编:柳冠中、鲁晓波

执行社长:李 杰

 

 

《设计》创刊于1988年,是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国家级行业协会“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主办的国家级学术期刊

 

 

凡收入《设计》杂志的文章均已被中国知网(Q1区)、《中国学术期刊网络出版总库》、CNKI 系列数据库、科学引文数据库(SCD)源期刊、中国学术期刊综合评价数据库、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中国核心期刊(遴选)数据库》、国家科技学术期刊开放平台、万方数据电子出版社入选期刊、龙源期刊网收录、维普网、博看网等收录。

 

 

正文开始

 

2018年3月,曾岭凭借《恍然酒》包装设计,第一次拿到国际知名设计奖项一德国iF奖, 此时的他创业不过1年多的时间。这份荣誉,对于默默无闻的“草根”来说,无疑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01 设计师自己的品牌获奖

更为与众不同的是,“恍然酒”是曾岭自己一手创办的品牌。“自己策划、设计、跟单各项包装物料的打样、生产跑遍全国寻找对接各项供应商及代工厂合作事宜,最后自己卖。是好是坏都是自己承担,还有比这更酷的事吗? ”每个酷到发光的人都必定付出过旁人无法想象的努力,寥寥几句,但其中的艰辛可能也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体会。

从第一次拿到德国iF奖到现在短短2年的时间里,曾岭仿佛开了挂。国际知名奖项已经拿到手软,可说起他的设计之路,竟是一个叛逆“学渣”误打误撞的故事。

 

 

02 叛逆少年“一瘸一拐”走上美术之路

“上学的时候我是那种很叛逆学生,因为爸妈管我非常严,严到什么程度呢?即便是现在,我一个30出头的男人,还会给我设门禁。只要我回老家和爸妈住一起, 晚上十点就必须得回家,这种感觉你能体会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曾岭从学生时代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反抗。和很多叛逆少年一样, 曾岭不喜欢上课、不喜欢学校,经常逃课出去打游戏,甚至早上起床特别早,就是为了去学校的途中能溜进网吧玩半个小时游戏。毫无悬念的,曾岭的成绩非常差,稳居班级倒数三名榜。因为不遵守纪律,很多老师都不愿意他呆在自己班上。


父母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同意曾岭暂时休学去社会上体验体验。“自己找了个包吃住的餐馆服务员工作,白天端盘子,晚上去网吧。”然而意外却发生了。“一天下班后骑同事摩托车在去网吧的路上撞了,腿骨粉碎性骨折,人昏迷了好几天。”在那之后, 曾岭在病床上躺了四个多月,才慢慢可以借助拐杖下床活动。

 

 

“端盘子那几天其实还挺开心的,要是没发生意外的话。”虽然嘴上倔强,可那段不得不乖乖躺着让父母照顾的时光里,曾岭想明白了一些道理,他接受了父母想送他去学美术临时抱抱佛脚的建议。

在临近高考的有限时间里,曾岭在画室从零开始认真地画起了画。但这并没有影响他晚上下课后,在同学的帮助下, 一瘸一拐地翻墙去网吧打游戏。“后来专业考得还行,游戏也没耽误,拿了赛季角斗士。”因为频繁的调班、休学、留级,曾岭的高中花了五年时间才念完。

 

 

03 拿奖的初心——确保毕业

当野马终于脱缰,怎能不更恣意一番呢? 刚上大学的曾岭神龙见首不见尾,从不去上课,同班的大多人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同学。作为“回报”,整个大一近20门课无一 幸免全部挂科,外送留校察看处分。“虽然挂科可以补考可以重修,可有处分的话就毕不了业了。当我得知能用设计奖项去抵消处分的时候,长长地舒了口气。都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就觉得拿个奖跟玩儿一样。”用奖项去消处分,成了曾岭开始用心学设计的动力。

“有时候还会接到一些设计单,当然那会儿接的单都很便宜,第一次赚到设计费,是一个50块钱的LOGO,改了几个通宵十来稿才过。我还好,反倒是客户被弄得很疲惫了。”本来只想拿一个奖去抵消处分,可到快毕业的时候,曾岭手上的获奖证书已经攒了十来个,这个曾经的“网瘾少年”还在不知不觉中戒掉了游戏。

 

 

因为实习去的深圳,毕业后曾岭还是选择了老地方。“第一份正式工作在一家算上老板总共只有四个人的迷你品牌设计公司,另外两个设计师还是我同届同学。”不分昼夜地工作, 成了曾岭那段时光里生活的全部。“一般凌晨两三点回家,更晚的话就在公司地毯上睡会儿。要是哪天十二点前回家还会有负罪感。不过还好上班不用打卡,上午可以睡到九、十点钟。其实挺感谢那段时间,高强度的锻炼让我成长得很快。”一年后, 曾岭因回老家结婚,便结束了这份工作。

再回深圳,曾岭机缘巧合地进入了珠宝设计协会杜半和唐鸫两位会长的工作室。刚进入一个新的设计领域就遇到良师,不可谓不幸运。产品设计逻辑、独立设计师品牌、IP联名、高级定制……各种全新的理念,给只接触过品牌设计,以服务甲方为宗旨的曾岭带来了全新的思考。

 

 

因为实习去的深圳,毕业后曾岭还是选择了老地方。“第一份正式工作在一家算上老板总共只有四个人的迷你品牌设计公司,另外两个设计师还是我同届同学。”不分昼夜地工作, 成了曾岭那段时光里生活的全部。“一般凌晨两三点回家,更晚的话就在公司地毯上睡会儿。要是哪天十二点前回家还会有负罪感。不过还好上班不用打卡,上午可以睡到九、十点钟。其实挺感谢那段时间,高强度的锻炼让我成长得很快。”一年后, 曾岭因回老家结婚,便结束了这份工作。

再回深圳,曾岭机缘巧合地进入了珠宝设计协会杜半和唐鸫两位会长的工作室。刚进入一个新的设计领域就遇到良师,不可谓不幸运。产品设计逻辑、独立设计师品牌、IP联名、高级定制……各种全新的理念,给只接触过品牌设计,以服务甲方为宗旨的曾岭带来了全新的思考。

 

 

05 那就做自己的甲方

“那我就自己做自己的甲方吧!”我甚至可以想象,当时的曾岭在经历了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后做出这个决定时的表情。“其实有些事并非要等成功了才能去做,而是做的过程中的不断学习、跌倒、爬起,才让人越来越成功!”经过反复构思、设计、调整、打样,《恍然酒》不负众望,在2018年给曾岭团队送来一份大礼——德国iF奖。 这份莫大的肯定更加坚定了曾岭要把产品做出来的决心。

 

 

从品牌构思到具体产品的落地流通,这个过程所涉及的内容,已远超了一个设计师的能力范畴。在不断进步的过程中,曾岭愈发清晰地认识到,要做好一个品牌, 还需要更全面的综合能力。曾岭一边四处寻找优质的产品代工厂、各个环节的供应商, 一边学习如何去做完整的项目管理,同时还得思考《恍然酒)的新产品延续策略。

 

高强度的学习与工作不仅没使曾岭退缩,反而让他更加勇往直前。历时两年,这个承载着曾岭心血的作品终于量产上线。而这两年里,《恍然酒》的其他延续产品,以及曾岭为合作伙伴所做的设计,更是斩获了4项iF设计奖, 5项意大利A’设计奖,共计9项国际顶级设计奖项。曾岭也如愿以偿。成为了自己的甲方。

 

 

这让我想起北野武的一句名言,“虽然辛苦,我还是会选择那种滚烫的人生。”我希望能看到曾岭和他的《恍然酒》取得最终的成功,那样,这个世界上就又多了一个通过努力而实现理想的人。

 

[转]《设计》丨曾岭:做自己的甲方

2020-08-08
0